抹茶糖豆森

#海森/锤基RPS# 结婚吧!(一发完)【甜饼布丁170615】

林子淮:

预警:OOC!OOC!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大概也可以算AU?


关键词点梗产物


CP:海森 微桃包


就是写个甜饼吃吃,结束得有些仓促,请多包涵


——————————————————


刚结完业没多久,满心欢喜地准备展望未来迎接美好人生的Tom怎么也没想到会在新搬进的公寓电梯里遇到Chris,但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关上了,现在再逃反而更丢人,他只好故意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暗自调整一下位置,站在距离Chris最远的角落里。


他们已经有七年没见过了,自从他在高中的毕业舞会上和他大吵一架分手之后就再也没联系过,第二天他就逃去了提前录取他的那个大学顺便提前报了个到,自此之后两人之间隔了好几座城市,甚至到Chris毕业他也没有送去过祝贺。因为Tom在分开后的第一时间换掉了自己所有的联系方式,甚至没有把新号码告诉老同学——除了Sebastian——无论如何他总是站他这边,他把Chris的联系方式都封存在过去的账号里,他怕Chris会联系他,也怕自己会忍不住去联系他。在这件事上他承认自己有点怂,不过当初年纪小,过了这么多年他也没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现在意外地遇到了他,Tom才发现自己一贯的心如止水是缺少那块击出涟漪的石头。


Chris无疑是非常大的一块石头,岂止是击出涟漪,水潭都能被他撞开花。


电梯平稳地往上升,狭小的四方空间里静悄悄的,Tom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明显加快的心跳声。Chirs似乎没有看到他,又或者没有认出他——毕竟他戴着一副不小的墨镜——此刻他真感谢它的存在。没人主动打破安静,Tom心虚地绷着僵硬身子直视前方暗自在心中念起了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然后尴尬地发现这该死的电梯里一圈明亮的镜子把他们俩的身影反射得一清二楚。


他抱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购物袋,看上去比高中时候壮了不少,简单的白色衬衣看上去快要被他完美的胸肌和肱二头撑破了,他的头发也留长了,浅金色的,特别好看,在脑后扎了个小揪揪,看上去有些俏皮。Tom借着墨镜的遮掩偷偷打量着Chris的形象,他把目光在他的嘴唇上流连了三圈之后才惊觉自己把诗念岔了行,赶忙收敛心神继续对下一句,脸上却飞起了隐隐的红晕。


为什么没人进来?为什么他还不出去?


Tom怀揣着小小的希望瞧了一眼亮着的那两个数字,“68”,“69”,然后抬头看到上升数字尚走到“17”之后陷入失望,他简直度秒如年。


“叮——”


电梯停在了23层,公寓的清洁工推着一辆不算小的清洁车走了进来,凝滞的气氛被这突如其来的第三者打破了,Tom绷紧的神经也得以稍稍放松了些。车子卡在他和Chris之间,那个高大健壮的家伙被逼得只得贴着墙站,他的脸绷得很严肃,小心翼翼地抱住购物袋生怕把它碰坏似的,这种窘态一瞬间让Tom有些想笑。以前在高中和大家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他也曾有过这样的情况,商场的电梯里爆满了人,他便只能贴着墙尽量减小自己的占地面积,然后让Tom靠在他怀里,用胳膊圈着他,也是这样小心翼翼地抱住,以避免被其他人挤到。


只是那是太久远的往事了,Tom已经记不清那时Chris怀里的温度有多高,也记不清他透过皮肉传到自己身上的心跳有多快,他们之间早就不是可以那样暧昧拥抱的关系,甚至可以说连个陌生人都不如,他现在在他心中一定还不如一个购物袋重要。


电梯又停了下来,短暂的失重感拉回了Tom自顾自飘离的思绪,他下意识看了眼层数,居然才上了一层?他开始思考这栋公寓的电梯上辈子是乌龟还是蜗牛的问题,然后在他又一次胡思乱想的空档,清洁车被慢悠悠地推了出去。


警觉!


电梯一下变空,Chris明显放松了下来,长舒一口气调整位置往中间站了站,甚至比一开始还要靠近Tom,这让Tom心中警铃大作。他努力想往角落里缩,可惜长手长脚的他再怎么缩也没法真把自己缩成一颗蘑菇,反而是他别扭的动作吸引了另外那人的注意力,Tom注意到镜子里的他把目光挪到了自己身上,然后绝望地看着那个人把头转了过来,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皱起眉有些惊讶地再看了他一眼,如同裁决前的一串动作简直叫他窒息。


“……Tom?”


“……Hi……”


尴尬地朝他笑了笑,Tom保证现在的自己笑得比哭还难看。


“你也住这里?”Chris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惊讶,但是这种讶异很快被他掩了下去,没等Tom回答,他看了一眼按亮的那个数字,然后了然地继续道,“好巧,我住你楼上。”


“是啊,好巧,哈哈……”我要是知道你住这里打死也不会搬过来的!


“那我们是邻居了。”Chris礼貌地笑笑,伸出手朝他示好,“很高兴又见面了,Tom。”


这种生疏的打招呼方式是怎么回事?Tom藏在墨镜后的眼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一点儿都不想去握那只手,特别是它的中指上还戴了一枚亮闪闪的戒指:“很高兴认识你,Chris。”然后他握住了那只手,出口的话让他差点想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Tom,我们本来就认识。”偏偏那人还故意强调了这一点。


“口误。”Tom尽量让自己的话头简短一些,然后迅速抽回了手。言多必失,他可不想再出什么洋相了——在上古ex面前装蘑菇已经够他丢人的了。


这样的久别重逢并不算一个好的开始,Tom刻意疏远的语气和让人完全没法接的话语无不昭示着他不想再和对方聊下去,他不知道Chris有没有get到这一点,反正他的确是安静了十几秒,然后又不识时务得开口了。


“你为什么要换掉所有的联系方式?”真是ex一开口就知有没有,Chris不愧是好样的,一来就给Tom打了一记重拳。


“……如果我说高中毕业的时候我把过去一起毕业掉了你信么?”Tom对此接得措手不及,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回答这个问题,他的注意力全在那个不断上跳的数字上,43层了,他都快看到胜利的曙光了,“你希望我怎么回答?”或许对于分手最正常的解决方式是拉黑,但是他想选择更彻底的拉黑自己,应该也算合情合理,于是他多了几分底气,“反正毕业之后大家也不太会联系了,联系人太多看着乱,索性就换一个加几个会再联系的就好。”


“你没有加我,真可惜。”Chris把头转了回去,但这并没有让Tom好受很多,镜子里的他依然在看他,眼神里多了些许失望。


正当Tom想说些什么击破他这副无辜委屈的假象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电梯内的灯忽闪了几下,突然猛地停住,毫无缓冲的急停让他一时没站稳,下意识拽了一把旁边的Chris,这才稳住了脚,没有更丢脸的摔一跤。


不过在他看来,去拽Chris这件事本身,可能就比摔跤更丢脸。


他跟触电似的收回手,完了还往衣摆上蹭了两把,就跟蹭掉啥脏东西似的。幸亏现在电梯里一片黑暗,不然这个动作要是被Chris看到了,他怕是不想活。


“好像停电了?”黑暗中亮起一片幽幽的白光,是Chris的手机,壁纸是沙滩大海的照片,Tom有点不敢相信,没看错的话那张照片是他拍的。


“emmm……今天怎么这么倒霉。”Tom嘟囔了一句,然后被Chris一字不落地听进了耳朵。


“但是我觉得今天很幸运,它让我找到了你,而现在它又让你能够和我好好地聊一聊。”他又想逃,被他看穿了,“你为什么不加我?”Chris这次没客气。


“我们当时已经分手了,我不觉得我们今后还会有联系。”Tom梗了梗脖子,让自己看上去高傲一些。


“现在不又联系上了么。”借着手机不太明亮的白光,Tom看到Chris那双如海一般湛蓝的眼睛正看着他,“我当时试遍了我所知道的你所有的联系方式,可惜都失败了,我去你的出租屋外蹲了两个礼拜,直到蹲来房东收房子我才明白你真的走了。”他的语气很平缓,咬字清晰,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然后我去问你的高中同学,动用一切方式去联系上他们,有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厚着脸皮地问了好多遍,问得他们都烦了,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你新的联系方式,我连你们班上存在感最低的四眼牙箍妹的联系方式都有,却唯独求不到你的。”Chris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他似乎在回忆什么,看着Tom被墨镜遮住的眼睛,看了将近半分钟,然后才继续说道,“他们告诉我你的事情可以问Sebastian,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于是我开始求他,想尽办法死皮赖脸地求他,直到第22次去找他的时候,被他的男朋友误会,我们差点打起来,然后Seb告诉我了,他告诉了我你的新号码只求我快点滚蛋别再烦他。”


Tom全程没敢插话,如果不是墨镜挡着,他绝对不敢这样直勾勾得看Chris的眼睛,它们藏在阴影里,蓝得那样深,他看不清这汪海底沉了多少情绪在暗自汹涌。


“那你……你既然有了我的新号码,为什么不打给我?”Tom没多想就说出了口,说完他又后悔了,他到底在期待什么?


“我怎么可能不想打。”Chris自嘲得笑了笑,“Sebastian在给我号码之前郑重地警告过我,你已经彻底讨厌我了,而我要是再去找你你只会更恨我,所以我虽然拿到了号码,也没敢马上打给你。”


这坑人的Seb怎么这个样子!?Tom闻言愤愤地在内心把尽忠职守的Seb问候了一番,丝毫没有意识到当初完全是自己对着Seb哭得伤心欲绝,警告他打死也不能让Chris再找到他:“所以你就没找我?”


“当然不,就算你很讨厌我,甚至会恨我,我都想找到你跟你解释清楚。但是当我打给你的时候才发现,这号码根本是错的……”说到这里Chris明显染上了懊恼的神色,“我当时昏了头,完全没考虑过这种问题,等我再去找他的时候,发现那里已经人去楼空了。”Chris摸了摸鼻子,然后朝他笑道,“你们搬家都跟玩儿似的么?”


这么说Seb还真是完全守住了那道防线,Tom听完都不知道该夸他机智尽职还是气他不知变通,他只好心虚地意思意思跟着Chris的话头转移重点:“那会儿大学也快开学了,他们大概提前去报道了吧。”


“我就这么大意得让最后一个线索逃了。”Chris叹了口气,“那个暑假绝对是我过过的最难熬的一个,我说这些不是想要博取你的同情,Tom。”Chris突然伸手把他的墨镜摘了,手机的白光一下子亮了很多,连带Chris的脸,都更加清晰了,他一时愣了,“我是想跟你解释,那张照片是我烂醉之后被他们恶搞摆拍的,那个女孩除了脱光衣服躺在我旁边之外什么都没干,我当时完全睡死了,也根本干不了什么。”Chris划开手机,打开相册翻到很久远之前的位置打开了一张截图,“你看,这是我让他们给的解释,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你相信我。”


手机屏幕上是标识七年前的几条讯息,不太清晰,看上去像是用另外一个手机拍的,格式也是七年前的老旧样子,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着他们恶作剧的过程,结尾是Chris一句愤怒的dirty word。


看来Chris真的没说谎。Tom突然明白了过来,这会儿窘迫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只是一个年轻人之间的恶作剧,这样一个误会却让他当时闹翻了天还一走了之,他这会儿不禁开始反省自己,到底对Chris是有多么的不信任,又或者说他是多么害怕会失去他。他搓了把脸,深吸一口气企图平复自己过于震撼的心情:“我……我很抱歉,当时误会了你……我还打了你一顿,我……真的,除了抱歉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没关系,都过去这么久了,我只是想跟你解释清楚免得你继续误会我。”Chris低头把截图删了,它的使命已经完成。


Tom注意到他的动作,更加觉得难堪,他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就在刚才,说服自己讨厌他的最后一个理由也没了。如果那件事纯粹只是误会,那Chris依然是他心中的完美先生,又高又壮,还长了一张帅脸,浅金的头发那样耀眼,海蓝的眸子那样清澈,不仅外貌满分,性格也是绝赞,风趣幽默温柔体贴,他能有多好,Tom仅靠回忆就能把他从头到脚由内到外地夸一遍。


但是这个完美先生的右手中指却戴着一枚戒指,这代表了什么?心有所属名草有主,一想到这棵草曾经是自己的所有物,同时也是自己率先执意要把他抛开的,Tom心里就止不住一阵一阵地抽痛。


他当年脑子到底是抽了什么风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啊!


“嗯……那你现在过得还好么?”Tom闷闷得问道,眼珠子都快丢到地上去了。


“毕业之后换了几个工作,我现在在一家影楼当摄影师,私下还能接接单,算是还行吧。”


摄影师……一定是看遍了各式各样的帅哥美女,恐怕就算他没有交往对象,现在大概也看不上自己了。


“噢……那你在这里住了有段时间了吧?”


“不算很久,刚进来两个月,我才换到这边。”


“哦……你的邻居好相处吗?”Tom都快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


“如果你指的是你的话,我觉得很不错。”Chris暗暗给自己这个回答打了个满分。


Tom被他这句话闹红了脸,他本来就因为按捺不住的情愫涌动有些分心,再次面对完美的Chris他感觉自己的智商在一路下跌,因此他很给面子地问出这句话印证了他的智商已离家出走:“唔,你……一个人住吗?”而且目光还盯在Chris的戒指上——他似乎忘了自己的墨镜已经被卸除了——就像怕对方不知道他在介怀什么似的。


显然Chris敏锐得捕捉了这一点:“单身公寓,当然,我一个人。”然后立马给Tom吃了颗定心丸。


“噢,你没有交往对象?你这样的条件追你的人应该不少吧,没有喜欢的?”知道了Chris还单身,Tom的话说得带了点酸,这说明Chris还没追到喜欢的那个人,那人得多傲慢才能拒绝Chris?


“当然有,只是他很难追。”


他用了“他”,Tom一挑眉毛看向他:“男的?”


“嗯,我的性取向这方面我想你应该知道吧。”Chris笑了笑,落在Tom的眼睛里有点暧昧,又有点轻佻,他不由得移开了目光:“难道他是直的?”


“我想应该不是。”Chris的语气更暧昧了,甚至带上了些许气音。


他似乎靠近了些,气息喷在了他脸上。


Tom的耳朵红了。


“是谁?”


“你认识的。”


“我认识很多人。”


“那要看你认识几个TomHiddleston了……”


然后剩下的话被堵在了嘴里。


Tom万万没想到今天会遇到Chris,万万没想到玩了老套的旧情复燃,万万没想到他在入住新公寓的第一天就向大楼物业经理及电梯维修工出了柜——趁人吻到一半撬开门是多会找时机。


Tom满脸通红地被Chris托着屁股送到上方出开口处爬出电梯,然后又低垂着头把里面那个偷完腥笑得一脸灿烂的家伙拽了出来,跟着他含含糊糊地同外头那圈围观群众打了个招呼之后,Tom逃一般得迈开长腿往消防楼梯极速前进。


“慢点Tom。”Chris抱着购物袋追了上来。


“快点,我快丢脸死了。”Tom一把推开门闯进楼梯间。


“去我家坐坐吧,我买了布丁,你最喜欢的那种。”


“不必了,我不饿。”


“我还做了甜饼,冰箱里还有北海道冰激凌,奶香十足,绝对不容错过。”


“……我的东西还没收拾。”


“其实我有个很好的提议,反正我们住的那么近,不如索性拼一块儿合租吧,房租省了一半还能互相照应,书房可以改作卧室,你不用担心什么。”


“……”什么时候进展到这个问题了?同居邀请?Tom觉得自己大概是爬楼梯爬太快了,有点喘,背上还热得很。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其实我还有个东西想给你看,我的戒指是对戒,另外一个在我家,如果你没长胖的话戴进去应该正好。”


“……你难道这么多年都没有交往过别的男朋友?”Tom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别告诉他就因为他当年稀里糊涂的一走了之,这个纯情大男孩就生生单身了七年就为了等他,他难道没想过自己万一早就交了别的男朋友呢?万一结婚了呢?万一都不在这个国家了呢?他怎么能这么死心眼?“你怎么能这么肯定我就愿意跟你重修旧好呢?”


“Sebastian告诉我的。”憨厚的金发男人毫不犹豫得出卖了友军,“我后来又联系上了他,他被我的诚意打动了,就什么都告诉我了。不过因为你在专心忙学业,我想就等你毕业了再找你也不迟,正好这段时间让大家都冷静一下。”冷静下来你才能更确认自己还是爱我的。


“哼,你们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Tom越发郁闷了,真没想到自己身边隐藏了那么大一只卧底,真是被Seb人畜无害的那张脸给骗了!


“不多,剩下的也马上就要告诉你了。”Chris不知何时走到了Tom的前面,甚至牵住了他的手,带着他停在6903的门口,“闭上眼睛。”


“不会吧你这么恶俗?”Tom嫌恶地皱了皱眉,还是听话得闭上了眼睛。


钥匙转开房门的声音,窸窸窣窣的折纸声,似乎还有别人刻意屏住呼吸的感觉,然后Tom竖起的耳朵被“砰——砰——”几声巨响吓得一哆嗦,猛地睁开眼,稀里哗啦的拉炮彩纸喷了他一脸。Tom定睛一看,好啊,几个熟面孔,包括大卧底Seb和他的金发大胸男朋友——Tom几次都怀疑这家伙和Chris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不止屋里的人,刚才电梯外的那些家伙也不知什么时候围到了他的身后,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副计谋得逞的笑容,Tom很肯定自己被他们算计了。


“???”Tom现在满脸除了问号什么都没有了,他还在懵逼,就被Chris塞了一捧玫瑰——一旁地上扁扁的购物袋一定是它方才的藏身之所,然后那个家伙就一脸郑重其事得单膝跪下。


“很多人都说,初恋的成功率并不高,但对于个体来说,初恋的成功率不是0就是100%。我100%得爱我的初恋,现在此恳求他给我100%的成功率,我将报以他100%的幸福。”Chris打开Seb递给他的首饰盒,拿出里面那枚同款的男戒,内圈原来还刻着他们两人的名字缩写,真够闷骚的,“我爱你Tom,嫁给我吧。”


小小的铂金指环套进了左手中指,两颗心脏将以戒指为媒就此相连,Tom觉得这大概是他到现在为止过得最恶俗也是最幸福的一天,虽然套路狗血,但他却忍不住感动。


在周围那么多人的注视下,特别是跪在地上的那人一脸认真的凝视中,Tom的脸红得像是熟透了的番茄,他抑制不住笑容羞涩地捂起了脸,闷闷得藏在手掌后面答应了一句:


“好。”




“所以这些事情都是你们计划好的?”


“显而易见不是么。”


“那你为什么一开始在电梯里不叫我,你知道我一开始有多尴尬么。”


“本来想叫的,但是一个大长腿装蘑菇的场景不可多见,所以我看够了才叫你。”


“……@×~』#*”




—— END

我哭晕了,在电影院里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腿已经软了